书房里渐渐黑下来。

    萧炣也不叫人掌灯,他独自盘坐在黑暗中,等着萧璃回府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其实还没想好若是林启死了萧璃会是什么反应,自己又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小女儿。

    她并不像王府中其他人一样敬畏自己,但她比王府中所有人都真正地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这个孩子面前,自己才可以不用那么像一个王爷。

    她不像世上任何一个人,她灵慧、有趣、豁达、大气……用她自己的话说,那是因为拥有‘自由的灵魂’。

    “也只有本王这样超卓不凡的人,才能生出如此卓绝的女儿。呵,区区林启,如何敢相配本王的女儿?”

    思及至此,萧炣忽然觉得自己派薛铭去杀林启是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应该让人光明正大的拿下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,然后由自己亲自砍死他。

    “还真当本王的刀不够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炣独自想着这些的时候,他那个‘卓绝’的女儿萧璃正挽着‘区区’林启的手,死活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休息,我去见一见你父王。”林启笑道。

    萧璃道:“我与你一道去,今天事我又不是不明白,我心里跟明镜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也没打算避你。但是,有你当面,你父王下不来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送你到门口。”萧璃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双人便旁若无人地挽着手走在王府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林启轻轻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到一件事,觉得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萧璃便不依不饶起来:“是什么?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你我二人身体里都是现代的灵魂,此次萧炣派人杀我,我们难免要因此心有芥蒂。到时候恐怕真的像电视剧里那些怨侣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萧璃恨不得发两个表情包。

    她小手在脸边扇了扇,演出一幅凄苦的表情,道:“你为什么要是我父王不共戴天的仇人,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……”

    两句玩笑之后,这场插曲便算是被两人开诚布公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头本来就凶的很,嘻嘻哈哈久了,我差点忘了他这一面。”萧璃说着说着,神情又黯淡下来,有些歉然地瞥了林启一眼,小声道:“方小姐又因此受伤,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启转过身,郑重道:“江茹,我希望你明白:你是你,萧炣是萧炣。转世为人,你成了他的女儿,得他的养育,我亦是感激他。但你不要把他的责任扛在自己肩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。”萧璃道:“可这次受伤的是方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救了我,是我欠她的恩情。这却不是你愧疚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萧璃应了一声,鼓了鼓腮帮子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还是叫我萧璃,不然被人听到露了馅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林启应了一声,学着萧璃的样子鼓了鼓腮帮子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说着话到了萧炣的院前。

    萧璃来这里一向是直接进去的,因此守在院口的护卫也没来拦,一直进到书房门口,萧璃便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给老头留一点面子。”她交待道。

    林启点点头,推开门便走进去。

    萧璃却也不走,她在屋前的台阶上坐下来,托着腮帮子,略有些不爽地轻声抱怨道: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头。本来人家今天和方芷柔斗法,才占了上风。现在因为你多事,让那丫头钻了个空子……”

    门被推开,洒落满地星辉。

    独坐的萧炣抬眼看去,一个年轻人踏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这年轻人面如冠玉,修姿拔卓,确实是风采不凡。

    萧炣摇了摇头,心中却隐隐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刺杀失败了,好在萧璃没有哭哭啼啼地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确实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的怒火和伤心。

    是幸耶?是不幸耶?

    “王爷为何不点灯?”

    林启说着,从袖子里拿出火折子,点了屋里的灯。

    灯光亮起来,屋中便是暖色的光芒,光芒里的萧炣也就显得没有刚才那么孤独。

    人老了,就容易显得孤独。

    既便是个王。

    萧炣眯了眯眼,向林启问道:“你如何进来的?本王的护卫都被你杀光了?”

    林启一愣。

    说的这是什么话,难道你派个三流刺客,我就要杀进你歧王府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自己让人无语,这歧王却比自己还要无厘头。

    “萧璃带我进来的。”林启开门见山道:“我和她已经决定尽快完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帐!”

    萧炣气极而笑,笑了一会,问道:“你这样的人,本王还是第一次见,你食量是不是很小?”

    这莫名其妙的问题兜下来,林启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萧炣道:“你胆子这么大,肚子还能装下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冷笑话,让人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怎样。

    哈,江茹投了个胎,父亲是个神经病。

    萧炣又道:“本王今夜派了个人去杀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目光炯炯地看向林启。

    本王要杀你,你还敢娶本王的女儿?

    还婚事,从本王派人杀你的那一刻起,你与萧璃便再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刺客,是在下的仇家派来的,与王爷无关。”

    林启脸上表情极为诚恳。

    说得让萧炣都差一点信了。

    林启却犹恐萧炣不信一般,一脸认真地细细交待道:“我那仇家姓温,是青州温家的四子,很是有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青州温家?”萧炣皱眉问道:“是温瞻那老小子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萧炣忽然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意,冷哼道:“你知道那老小子当年是如何辱骂本王的吗?‘相鼠有皮,人而无仪。人而无仪,不死何为?’他的,当年若非先帝拦着,本王早就一刀砍了那老小子。”

    林启心道:那是你的刀不够快呀。

    “他儿子为何与你结仇啊?”萧炣问道。

    林启道:“他认为是我杀了温瞻和他侄子。”

    “温瞻死了?”萧炣问道:“真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忽然觉得你小子看着顺眼了些,像本王年轻的时候。”萧炣沉吟着,缓缓说道:“要娶本王的女儿,不是不行。”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acoubu.cn/yuedu/14185/175382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