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回了宫,筝歌就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忽然发觉弱鸡的自己,其实可能具有传说中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——预言天赋!

    嗯,绝对不是乌鸦嘴毒奶之类的。

    真是令人开森呢lol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的魔宫门口,正蹲着一条十分格外特别显眼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宛如深闺弃妇的哀怨气啊,远远就扑面而来了。

    深闺弃妇听见动静猛地抬了头。

    那看向他身边人时的可怜模样啊,与看向他时的凶恶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嗯。很好。筝歌忍不住露出了温温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是活不过今晚了。

    啊,希望能有个美丽一点的死法呢。

    就在筝歌琢磨着一些和谐画面的时候。。这边那位艳丽夺目到眼睛疼的东西已经扑进了魔帝大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嘤嘤嘤嘤嘤~”

    “帝君君~~”

    筝歌:……

    嘿,兄弟,你嘤嘤嘤我还勉强能理解,但这“帝君君”的……

    我就有点不太能忍了呢。

    然后就见那位小孔雀抬头给了他一个凶狠的眼神。

    筝歌:秒变乖巧。

    能忍能忍。您美您说什么都对。

    无名有些无奈地看着怀里的小孔雀,抬手,揉了揉他的发顶。

    黝黑柔软的发丝被揉出了微翘的呆毛,配上小动物抬起的水莹莹的碧瞳。

    倒是终于有几分能入眼了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。 。他的魔帝大人只说了两句话,就叫这只怨妇孔雀收起了浑身芒刺,晕乎乎地飘走了。

    而这两句话也很简单,起码筝歌表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很平常的,完没什么特别感觉的——

    “是吾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乖乖回去睡觉了么?”

    听听,都是老掉牙的套路嘛。

    这位魔帝大人简直深谙渣男语录啊。

    积极认错,死不悔改。

    筝歌觉得自己简直太机智了,慧眼识渣呀。

    啊。一点都没有觉得惊悚呢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筝歌看着魔帝目送那人飘走的柔和眼神,某种角度来说,也可以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因为。折竹意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红颜祸水的锅看来也不一定是他背了。

    筝歌眼神悠远地看着那粉橙青蓝紫五色同衣的背影,隐隐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无名将他送回了房间,临走时,还嘱咐他好好休息。若想出宫叫些魔卫保护,她可能不能再陪着了,要处理事务。

    筝歌一脸乖巧地应了。心里再次对自己的识渣能力表示了赞叹。

    啊,他果然是个优秀睿智的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,明天做什么呢?

    筝歌转身,漫步走回了房间,白袍悠悠地晃着,荡出一个轻巧的弧度。

    对了,他这个凡人又不会术法,每天洗澡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干脆在魔宫修个汤池吧,想泡温泉了呢。

    想到做到,第二天筝歌就又去缠着,啊不是,乖巧地陪侍君侧,然后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小小诉求。…,

    果然魔帝大人还是很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于是后来,整个魔宫的人都见证了他们的魔帝陛下对那位人类魔后有多宠爱。

    修汤池,建庭院,围猎场,甚至为了魔后想玩什么凡人的曲水流觞在魔宫凿渠引江。

    等到入了冬,才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。。诺大的魔宫,除了那魔帝寝宫,都没能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于是自然整个魔界都知道了,那位新晋的人类魔后,当真是深受魔帝陛下的宠爱。

    不过众魔们除了羡慕,倒也没什么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工程在凡界或许劳力兴众,但在魔界还是很简单的,尤其是魔帝陛下亲自动手,那简直不要太轻易了。

    就是魔帝陛下。 。果然是那么温柔啊。

    羡慕!

    嫉妒!

    酸成柠檬!

    “阿嚏!阿嚏!”

    筝歌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才一脸懵懵地抬了头。

    啊。折竹意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和一群非人类待久了,竟然忘了还有感冒这种东西呢。

    筝歌默默裹紧了自己的天丝绒披风,手里拿着燏火晶小手炉,腰上挂着魔界唯一的一块熔焰玉,将脸往出自魔帝之手的绒毛围巾里缩了缩,心思随意飘游着。

    若能借什么小动物的尾羽做顶帽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嗯……最好颜色能鲜艳点,这一身有些素淡了。

    魔界的冬天,真冷呢。 ,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acoubu.cn/yuedu/24919/175382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