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阅读-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> 都市言情 > 重生浪潮之巅 > 正文 第八八五章 大战开启!
    ,最快更新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!

    盟友?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基金经理的表情骤然变得微妙了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家对冲基金,成功的唯一标准,那就是金钱或者说利益。

    并且最重要的是,他们的盈利通常是以其他企业、组织、国家的利益受损为代价的。

    股市是个零和游戏,外汇市场更如是。

    这样一家企业,自然很难有盟友的,毕竟他们的对手往往也是一些跟他们理念截然相反的对冲基金。

    再者,作为一家对冲基金,他们更喜欢将自己隐藏起来,就如同浮在水面下的鳄鱼一般,只有将自己隐藏起来,他们才能对目标作出出其不意的攻击,并且取胜。

    甚至有时候,他们觉得自己其实跟潜艇是有些相似的。

    在潜艇作战中,有一句著名的理论,“发现既摧毁!”

    被敌人发现了,就意味着死亡即将降临!

    所以,一家合格的对冲基金,绝不愿意让其他人发现自己的意图,哪怕不是敌人也不行。

    但他们却的的确确的拥有一些盟友,或者说就是一些有着共同目标的对冲基金们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从未联系过,却拥有一定的默契。

    他们相互呼应,如同一只只鳄鱼般,朝着猎物包围而去,然后将其撕的粉碎,得到自己想要的食物!

    就如同之前的芬兰马克和意大利里拉之战一样,正是靠着这种团结一致,此起彼伏的接连攻势,他们才能从芬兰和意大利的身上狠狠的撕下来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两次之战,他们大概已经搞清了盟友有哪些,比如高盛集团,以及英国四大私人银行之一的国民西敏寺银行等等。

    嗯,没错,国民西敏寺银行也是他们的盟友。

    国民西敏寺银行的历史极为悠久,甚至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纪,并且在本世纪六十年代,又由三家著名的英国银行合并而成,集团总部就在伦敦。

    并且除了总部以外,他们还有将近三万名雇员散落在二十多个国家,每年营收高达百亿美元,是个比他们量子基金还要庞大数倍的存在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庞大的体量,国民西敏寺银行在芬兰马克和里拉的两次作战中,一直是他们的坚定盟友,是为数不多,处理程度仅次于他们的大基金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坚定的相信,在这次狙击英镑的活动中,国民西敏寺银行依旧会坚定的跟他们站在一起,将英镑的汇率彻底打下来,从自己祖国的身上撕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这就是资本的无情之处,在这些大资本家的心中,祖国的概念已经几乎不复存在,毕竟资本,也就是金钱是流动的,如果成为一个美国人、德国人、法国人、甚至意大利人能赚到钱的话,他们绝对会选择成为这四个其中一个国家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对于普通人来说,一旦遭遇战争,那第一个反应自然就是拿起武器,保卫自己的家园,但对于大资本家来说,第一反应无疑是将自己的产业从国家撤出,去到另一个安的国家,就比如二战时期,大量的资本从欧洲撤向美国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要让他们成为一个俄罗斯人,他们是不太愿意的,在他们的心中,俄罗斯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人,而是一群比维京强盗还要野蛮的存在,组成的国家,更别说其前身苏维埃,一直是他们最大的威胁,就如同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他们的脑袋上一样,随时可以把他们的财富给夺走。

    再者,如果去俄罗斯的话,他们岂不是没有教堂做礼拜了,他们是绝对不会去东正教的礼堂做礼拜的,那些该死的异端!

    至于说,成为华夏人,或者非洲人、东南亚人等等那就更不可能了,他们可是高贵的白人老爷。

    但有些让他们感觉到讽刺的是,国民西敏寺银行竟然是以国民为开头的,也不是知道是为的哪国的国民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里,其实除了高盛、摩根、国民西敏寺银行等等之外,还有一只很神秘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们大概调查了一下,这支神秘力量来自于俄罗斯,但更有意思的是,这个来自于来自于俄罗斯的神秘力量,竟然叫做,华夏银行!

    而且根据他们所了解到的信息,这家华夏银行的老板,的确是个华夏人,一个极为年轻,并且能在俄罗斯一手遮天的华夏人。

    另外,这个华夏人还是这两次战争中,仅次于他们的庞大力量,投入的资金比国民西敏寺银行还多的多。

    这就很有意思了,在他们的心中,华夏还是那个带着辫子、穿着长袍的落后愚昧,未开化的国家,金融在那里,简直就是一片荒漠。

    华夏在今年才成立两家证券交易所,这不是金融荒漠又是什么?

    在他们心中,华夏唯一能够称道的就是古老和神秘。

    “华夏这样的国度,竟然能产生那样的人物,不得不说,上帝播撒给人间的爱是平等的。”基金经理自言自语的感叹道。

    闻言,索罗斯眉毛一挑,思虑了几秒钟后,点了点头,眼中更是绽放出一丝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年头,能让他好奇的东西并不多,但那个神秘的华夏小子,绝对在此之列。

    其实,在他打算去俄罗斯之前,处于收集资料阶段的时候,他已经知道了这位俄罗斯首富,红色大亨,叶利钦钱袋子的一些信息,并且对其产生了巨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任何人想要在俄罗斯做点大事情的话,都已经无法彻底的绕开这个华夏小子。

    毕竟像这位华夏小子这样在俄罗斯拥有莫大权势,纵横捭阖,织出一片擎天大网,跟俄罗斯几乎所有高层权贵都有莫大关系,即便在他看来,也是一件极为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甚至是他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自认眼光不会输给这位华夏小子,在一些节点的选择还会优于这个华夏小子,但他没有这位华夏小子的地利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,他根本无法组织每天数以百吨,各种各样的轻工业品运进莫斯科中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有能力额外生产这么多轻工业品,并且能运到莫斯科的,只有华夏。

    这一点很重要,甚至在他看来,这个华夏小子在俄罗斯,地位稳固的最大凭依,就是这每天数以百吨的轻工业品。

    没人敢赌,如果俄罗斯失去这数以百吨的轻工业品的补充后,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,俄罗斯的局面还能不能保持稳固,会不会被那些缺衣少食的民众给撕成粉碎,再次步苏维埃的后尘。

    只要俄罗斯还需要这数以百吨的轻工业品,那这个华夏小子在俄罗斯的地位,就会无比的稳固,也是其之所以能战胜,俄罗斯副总统鲁茨科伊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至于说,华夏小子那些所谓的关系网,他倒并不怎么在意,到了他这种层面,拥有这样的财富,自然知道关系网在某些条件下,将变得无比脆弱,甚至会从天而降成为埋葬的工具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个华夏小子在俄罗斯的成功,是天时地利人和,再加上时代机遇所造就的。

    念头一转,索罗斯突然轻笑了一声,他此时突然有些期待,期待这次俄罗斯之行,能和这个华夏小子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希望能如愿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时代,能让他产生如此浓厚兴趣的人,着实不多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脚步一步步迈进,基金经理不由紧张了起来,但想到自己的这些盟友,基金经理心中悬着的大石瞬间跌落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他念头一动,欲言又止的看了索罗斯一样,他还是觉得将英镑的汇率打到二百基点以下的难度有些大。

    他这倒不是在怀疑自己那些盟友的实力或者立场,他担心的是,他们的那些盟友能不能及时反映过来,毕竟按照索罗斯先生给予他的时间表,他能在纽约外汇市场对英镑做出攻击的一共才十分钟而已,这时间是在是太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除非他能提前通知那些所谓的盟友,但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万一,他们反过来跟英格兰银行联合起来,将他们量子基金给吃掉了怎么办?

    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,这些无情的资本家,鳄鱼的本性。

    他们不在乎究竟吃掉的是谁的肉,只要能吃到肉就好。

    而且相比而言,量子基金似乎比英格兰银行会更好对付一些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一下小臂上的手表,时间降至,索罗斯看向众人,缓缓的说道“开始准备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索罗斯径直回到了自己办公室,拿起桌面上的,自己老师刚出的一本哲学新书,《二十世纪的教训》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索罗斯即将发动最终决战之时。

    量子基金办公楼层上面一间,并不算太大只有区区百十平方的一个小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里面肆意的散落着几台,摆的歪歪斜斜的电脑,以及为数众多,各式各样的电话机,电话线和网线、电源线、排插线交错纵横,就宛如一个巨大的蜘蛛网或者百年老树的树根一般,密密麻麻的笼罩着整个地面,将其牢牢的束缚住。

    而在墙上,竟然扭扭捏捏的挂着两个硕大的汉字,‘擎天’!

    并且在屋内忙忙碌碌,脚步匆匆,如同辛勤蜜蜂般的人,竟然还长着一幅黄种人,准确来说是华夏人的面孔!

    嗯,没错,这就是朱长宏带领的操盘小组,之前两次芬兰马克和意大利里拉之战,就是在这里操作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让朱长宏有些搞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方总要坚持让他们把办公地点设置在量子基金的楼上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们下楼吃饭的时候,就会碰到量子基金的人,甚至还同处于一个电梯之内。

    量子基金的人不知道他们倒还好一些,但对于他这样,知道量子基金,甚至一直在观察着量子基金一举一动的人来说,这就有些莫名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后来,他跟陈绍轩闲聊的时候,这才得知,这样的安排才是方总习惯,或者说乐趣所在。

    而且也就是那次闲聊,他才算了解到,自己这位年轻到发指的大老板,竟然还有这么多令人无可奈何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不过说真的,他其实也挺好奇的,如果有一天,或者说这次狙击英镑结束之后,量子基金的人知道,他们就是华夏银行的人,会有怎样一个表情?

    大概会十分精彩吧。

    突然,此时此刻,朱长宏突然有些理解方总为什么会一直拥有这样的恶趣味,并且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再者,天才大多都有一些怪癖,甚至就连他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好好一个物理学博士,为什么非要疯一般的去当什么操盘手!

    就在朱长宏随意的乱想着,放空自己脑袋的时候,突然一个下属高声叫道“经理,纽约外汇交易市场的英镑突然下跌了二十个点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朱长宏如同一只嗅到猎物气息的猎豹一般,瞬间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下跌二十个点?”朱长宏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,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下属做出肯定的回答后,看了朱长宏一眼,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“这是不是代表着下面已经开始了?要不要报告方总?”

    本来也觉得,这很有可能是下面量子基金开始进攻英镑的攻势,但听到后半句的时候,朱长宏的脸上依旧显露出了些许踌躇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太确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方总交给他权负责狙击英镑的所有行动,也就意味着这六十亿美元的重担压在他的身上,一旦他判断错误,稍有损失那就是以亿计的美元来计算了。

    另外,就如前两次战斗一样,他都会在正式开始之前,去给方总打个电话,汇报一声。

    毕竟他应该告诉方总一声。

    而且似乎方总有种魔力,在得到方总的首肯之后,他做决策的时候,就会更加果断,不拖泥带水一些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现在燕京时间正好是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在凌晨两点,给自己的打电话,这恐怕是个对于任何下属来说,都无比恐怖的操作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acoubu.cn/yuedu/4516/17538330.html